第 11 章_宝贝今天想我了吗[娱乐圈]
笔趣阁 > 宝贝今天想我了吗[娱乐圈] > 第 11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 11 章

  第11章

  下课后,乔遇跟金灿灿三人在教室门口分开。

  金灿灿揪住乔遇的背包带,表情幽怨:“没良心的,跑这么快。”

  乔遇戏精上身,故作深沉地看了他一眼:“我已经走出来了,也祝你幸福。”

  金灿灿皱眉:“啥?”

  乔遇:“00恋是没有结果的,你给不了我要的快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嗬,tui。”

  金灿灿翻了个白眼。

  难怪gay圈姐妹,或死于1,或死于假1。

  乔遇边说边跑:“改天请你吃饭嘛,现在我真要走了。”

  做一次少一次。

  当然每一次都要像最后一次去做!

  一分一秒一点一滴都要珍惜!

  金灿灿摆摆手:“去吧去吧。”

  乔遇一溜烟跑没影,金灿灿叹了口气:“以后宿舍就咱俩相依为gay了。”

  说着习惯性看向高凡,胳膊同时往他身上搭——却落了个空。

  金灿灿站直身子,就见高凡一步三跳,往后退了两米,手防御性地护在胸前,一脸戒备地看着他,整个人就是一副大写的:“不约。”

  金灿灿嘴角抽动,死直男,本宫对你没兴趣。

  GAY碰直男,是会死的!

  不怪乔遇这么急,那啥又没了,趁纪戎琛没下班,他得去补点货,这次要买一整箱!

  而且汤也该给纪戎琛炖上了,嘻嘻。

  “叮咚”几声,乔遇拿过手机,看到有人在《西岭千秋雪》剧组的招募微博下留言艾特自己。

  @喜乐胜意:“看看弟弟吧,他真的很有少年感,颜值还超级高,各方面都符合剧中角色设定@乔yu。”

  乔遇前两天刚上热搜,不少人被他惊艳到了,呼应的人很多。

  @憨上加憨:“对呀,这外形条件真的像是量身打造。”

  @你是在为难我胖虎:“看看弟弟!!!!!”

  然而,评论里更多的是江砚粉丝。

  @砚砚砚砚砚:“要点碧莲,fo了fo了。”

  @手中砚:“见过low的,没见过这么low的,求乔遇换个人吸血,别瞅准了我们哥哥不撒手。”

  @保护我方小江:“卧槽,我崽崽第一次演上星剧啊!好不容易遇到这么多优秀的前辈,真的球球乔遇了,我以后再也不骂你了,你不要来拉低演技水准啊。”第11章

  下课后,乔遇跟金灿灿三人在教室门口分开。

  金灿灿揪住乔遇的背包带,表情幽怨:“没良心的,跑这么快。”

  乔遇戏精上身,故作深沉地看了他一眼:“我已经走出来了,也祝你幸福。”

  金灿灿皱眉:“啥?”

  乔遇:“00恋是没有结果的,你给不了我要的快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嗬,tui。”

  金灿灿翻了个白眼。

  难怪gay圈姐妹,或死于1,或死于假1。

  乔遇边说边跑:“改天请你吃饭嘛,现在我真要走了。”

  做一次少一次。

  当然每一次都要像最后一次去做!

  一分一秒一点一滴都要珍惜!

  金灿灿摆摆手:“去吧去吧。”

  乔遇一溜烟跑没影,金灿灿叹了口气:“以后宿舍就咱俩相依为gay了。”

  说着习惯性看向高凡,胳膊同时往他身上搭——却落了个空。

  金灿灿站直身子,就见高凡一步三跳,往后退了两米,手防御性地护在胸前,一脸戒备地看着他,整个人就是一副大写的:“不约。”

  金灿灿嘴角抽动,死直男,本宫对你没兴趣。

  GAY碰直男,是会死的!

  不怪乔遇这么急,那啥又没了,趁纪戎琛没下班,他得去补点货,这次要买一整箱!

  而且汤也该给纪戎琛炖上了,嘻嘻。

  “叮咚”几声,乔遇拿过手机,看到有人在《西岭千秋雪》剧组的招募微博下留言艾特自己。

  @喜乐胜意:“看看弟弟吧,他真的很有少年感,颜值还超级高,各方面都符合剧中角色设定@乔yu。”

  乔遇前两天刚上热搜,不少人被他惊艳到了,呼应的人很多。

  @憨上加憨:“对呀,这外形条件真的像是量身打造。”

  @你是在为难我胖虎:“看看弟弟!!!!!”

  然而,评论里更多的是江砚粉丝。

  @砚砚砚砚砚:“要点碧莲,fo了fo了。”

  @手中砚:“见过low的,没见过这么low的,求乔遇换个人吸血,别瞅准了我们哥哥不撒手。”

  @保护我方小江:“卧槽,我崽崽第一次演上星剧啊!好不容易遇到这么多优秀的前辈,真的球球乔遇了,我以后再也不骂你了,你不要来拉低演技水准啊。”

  己不仅什么都给不了乔遇,甚至连骂都骂不过他家。

  小齐吸着气,颤抖地咬着嘴唇,初入社会时的无力感再度袭来。

  “叮咚”一声,手机上的指示灯亮了亮。

  小齐点开屏幕,看到了昵称为乔yu的私信:

  -谢谢你,剩下的交给我。

  竟然敢欺负他粉丝!

  摁灭手机屏幕,乔遇眼里闪着跳动的小火苗,坐等江砚粉被打脸。

  越是不被看好的人,一旦脱颖而出,效果会更轰动。

  乔遇跃跃欲试,他不仅要被选中,更要火出圈!

  从校门走去公交站牌的路上,乔遇心里想着事,就没怎么注意周边情况,等他经过一辆靠边停着的房车时,车门突然从内打开。

  毫无防备的,乔遇就这么被人拖进了车里。

  遒劲有力的大手从背后箍在身上,没等他求救,对方先开口道:“别喊。”

  乔遇用力点头表示配合。

  惊慌过后,乔遇目光微转。

  扫了眼所处环境,慢慢张了张唇,小声问道:“你,劫财还是劫色?”

  身后那人僵硬了一下。

  过了几秒,一道带着满满嫌弃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你有哪个?”

  口是心非就没意思了。

  乔遇放松下来,没猜错的话,他大概知道是谁了。

  对方力气卸去,乔遇回头,果然看到了传说中万千少女梦的江砚。

  裁剪得体的一粒扣西装勾勒出修长身形,熨帖衬衣更加修饰腰线。

  自带贵族气息buff的冷白皮,轮廓分明的侧脸,硬朗的面部线条,英气的鼻梁和眉眼,上挑的眉尾带了些少年人特有的张扬和不羁。

  江砚从上到下,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词:洋气。

  但这并不妨碍对方的脸色臭得像是乔遇欠了他几千万。

  当然,乔遇脸色也不好。

  这人的脑回路还真是跟正常人不同,见个面整得跟绑.架一样,有病吧。

  江砚扬了扬下巴:“你想不想在娱乐圈发展?”

  莫名其妙被这么一吓,乔遇没好气道:“当然想。”

  江砚“哼”了一声,表情倨傲:“我工作室拥有最好的团队,你既然想在娱乐圈发展,为什么不签我工作室?”

  乔遇气笑了。

  这之间有什么必然关系?

  乔遇拧眉,抬头的瞬间恰己不仅什么都给不了乔遇,甚至连骂都骂不过他家。

  小齐吸着气,颤抖地咬着嘴唇,初入社会时的无力感再度袭来。

  “叮咚”一声,手机上的指示灯亮了亮。

  小齐点开屏幕,看到了昵称为乔yu的私信:

  -谢谢你,剩下的交给我。

  竟然敢欺负他粉丝!

  摁灭手机屏幕,乔遇眼里闪着跳动的小火苗,坐等江砚粉被打脸。

  越是不被看好的人,一旦脱颖而出,效果会更轰动。

  乔遇跃跃欲试,他不仅要被选中,更要火出圈!

  从校门走去公交站牌的路上,乔遇心里想着事,就没怎么注意周边情况,等他经过一辆靠边停着的房车时,车门突然从内打开。

  毫无防备的,乔遇就这-->>

 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么被人拖进了车里。

  遒劲有力的大手从背后箍在身上,没等他求救,对方先开口道:“别喊。”

  乔遇用力点头表示配合。

  惊慌过后,乔遇目光微转。

  扫了眼所处环境,慢慢张了张唇,小声问道:“你,劫财还是劫色?”

  身后那人僵硬了一下。

  过了几秒,一道带着满满嫌弃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你有哪个?”

  口是心非就没意思了。

  乔遇放松下来,没猜错的话,他大概知道是谁了。

  对方力气卸去,乔遇回头,果然看到了传说中万千少女梦的江砚。

  裁剪得体的一粒扣西装勾勒出修长身形,熨帖衬衣更加修饰腰线。

  自带贵族气息buff的冷白皮,轮廓分明的侧脸,硬朗的面部线条,英气的鼻梁和眉眼,上挑的眉尾带了些少年人特有的张扬和不羁。

  江砚从上到下,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词:洋气。

  但这并不妨碍对方的脸色臭得像是乔遇欠了他几千万。

  当然,乔遇脸色也不好。

  这人的脑回路还真是跟正常人不同,见个面整得跟绑.架一样,有病吧。

  江砚扬了扬下巴:“你想不想在娱乐圈发展?”

  莫名其妙被这么一吓,乔遇没好气道:“当然想。”

  江砚“哼”了一声,表情倨傲:“我工作室拥有最好的团队,你既然想在娱乐圈发展,为什么不签我工作室?”

  乔遇气笑了。

  这之间有什么必然关系?

  乔遇拧眉,抬头的瞬间恰

  ,表情高深莫测:“你可能是从小没经历过社会毒打。不清楚很多事就跟卖可乐一样,不仅要双方都乐在其中,更要事先询问对方愿不愿意。”

  江砚先是松了口气,反应过来之后眼中依次闪过错愕、震惊,以及困惑,眼神上下掠动,最后定定看着乔遇。

  没有音讯的这一年,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?

  为什么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  之前的乔遇,说话都不敢和别人的目光对视,话说多了

  ,手还会紧张地搓着衣角,声音也总是跟小奶猫一样,又低又软。

  空气安静了几分钟。

  虽然不知道卖可乐为什么要那么复杂,但大概是想自己询问他意见吧。

  江砚脸偏向一边,目光游移,好半天才结结巴巴说出那句在他看来自以为示弱的话:“那,请问你,想不想签我工作室?”

  乔遇笑得天真粲然,末了缓缓挤出两个字:“不想。”

  江砚脸色发青,用手指着乔遇鼻尖:“你……”

  乔遇不闪不避地迎上江砚目光,状似无辜地偏了偏头。

  现在在乔遇眼中,江砚就是一个被家里人惯坏了的臭小孩,可能没什么坏心思,但说话做事就是让人不舒服。

  长得再赏心悦目也没用,乔遇没兴趣跟这么一个幼稚鬼打交道。

  想到赏心悦目,乔遇不由得又多看了江砚一眼。

  好看是好看,但是总觉得这深邃的眉眼有几分熟悉是怎么回事?

  甚至熟悉到像是早上刚见过?

  乔遇皱眉,没等他细想,江砚哂笑一声,颓然地坐在一旁的车座上,很久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了看他:“你是真不记得我了。”

  像是问句,又像是单纯的在陈述事实。

  对上江砚目光,乔遇一怔,该怎么形容江砚脸上的表情呢?

  大概就是一个小孩藏了整块巧克力,很久都舍不得吃,也不舍得拆包装,某天终于下定决心打开了,发现那块巧克力已经化了……

  愤怒,伤心,委屈,无助?

  又好像还有别的情绪,总之很复杂,他看不懂。

  乔遇想起来,一年前在《有脸你就来》后台,原本天上地下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,结果到了快出场时,走在前面的江砚忽然回头看着后面的原主,没由来地问了句: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

  原主没来得及回答,江砚就又转身走了。

  实际上就算回答,也是不认识的。

  看着江砚的表情,乔遇眨巴了下眼,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  江砚不是抖m,他或许错把原主当成了曾经认识的人,而且那个人似乎还有些重要?

  但因为心心念念的朋友不记得他,所以就幼稚地进行xxj式报复,针对,甩冷脸,想要借此引起对方关注?

  乔遇抿抿唇,他知道江砚大概率是认错人了。

  小说中,原主小时候,不是在转学就是在被80的路上。

  ——并没有出现过那么一个会在意他的朋友。

  江砚冲乔遇摆摆手,声音中没什么活力道:“算了,你走吧。”

  真烦,本来今天高高兴兴。

  乔遇默默在心里给江砚记了一笔,眼皮一撩,又看了看他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开门下车,关门抬腿,说走就走。

  午后的太阳最为嚣张,九月份的沥青路面像是要被烤化一样,偶尔有风吹来也带,手还会紧张地搓着衣角,声音也总是跟小奶猫一样,又低又软。

  空气安静了几分钟。

  虽然不知道卖可乐为什么要那么复杂,但大概是想自己询问他意见吧。

  江砚脸偏向一边,目光游移,好半天才结结巴巴说出那句在他看来自以为示弱的话:“那,请问你,想不想签我工作室?”

  乔遇笑得天真粲然,末了缓缓挤出两个字:“不想。”

  江砚脸色发青,用手指着乔遇鼻尖:“你……”

  乔遇不闪不避地迎上江砚目光,状似无辜地偏了偏头。

  现在在乔遇眼中,江砚就是一个被家里人惯坏了的臭小孩,可能没什么坏心思,但说话做事就是让人不舒服。

  长得再赏心悦目也没用,乔遇没兴趣跟这么一个幼稚鬼打交道。

  想到赏心悦目,乔遇不由得又多看了江砚一眼。

  好看是好看,但是总觉得这深邃的眉眼有几分熟悉是怎么回事?

  甚至熟悉到像是早上刚见过?

  乔遇皱眉,没等他细想,江砚哂笑一声,颓然地坐在一旁的车座上,很久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了看他:“你是真不记得我了。”

  像是问句,又像是单纯的在陈述事实。

  对上江砚目光,乔遇一怔,该怎么形容江砚脸上的表情呢?

  大概就是一个小孩藏了整块巧克力,很久都舍不得吃,也不舍得拆包装,某天终于下定决心打开了,发现那块巧克力已经化了……

  愤怒,伤心,委屈,无助?

  又好像还有别的情绪,总之很复杂,他看不懂。

  乔遇想起来,一年前在《有脸你就来》后台,原本天上地下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,结果到了快出场时,走在前面的江砚忽然回头看着后面的原主,没由来地问了句: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

  原主没来得及回答,江砚就又转身走了。

  实际上就算回答,也是不认识的。

  看着江砚的表情,乔遇眨巴了下眼,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  江砚不是抖m,他或许错把原主当成了曾经认识的人,而且那个人似乎还有些重要?

  但因为心心念念的朋友不记得他,所以就幼稚地进行xxj式报复,针对,甩冷脸,想要借此引起对方关注?

  乔遇抿抿唇,他知道江砚大概率是认错人了。

  小说中,原主小时候,不是在转学就是在被80的路上。

  ——并没有出现过那么一个会在意他的朋友。

  江砚冲乔遇摆摆手,声音中没什么活力道:“算了,你走吧。”

  真烦,本来今天高高兴兴。

  乔遇默默在心里给江砚记了一笔,眼皮一撩,又看了看他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开门下车,关门抬腿,说走就走。

  午后的太阳最为嚣张,九月份的沥青路面像是要被烤化一样,偶尔有风吹来也带

  骗子。

  “哦,你好。”

  乔遇用肩膀夹着手机开车门,敷衍地等着对方问出那句“请问您有没有意向xxx”,然后在骗子以为自己快要被忽悠成功时,撂下句“没有意向”。

  这是他的恶趣味。

  正想着,就听对方继续道:“我是西岭千秋雪导演李宽,你明天中午方便过来试戏吗?地址在兴茂大厦B座2992。”

  乔遇手里的西瓜忽然就掉在地上一个,滚了两米远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aa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aa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